当前位置主页 > 商城动态 >

国企要在特定领域做强做大

发布时间:2019-05-02 来源:未知 编辑:hg0088
  林毅夫教授曾总结,中国的成功需要有为政府和有效市场结合。中间的边界应该怎样把控?很多人说,国有企业挤占了民营企业的生存空间,您看待这个问题?
 
  郑永年:要向中国历史学,向现在东亚经济体学。日本、韩国、新加坡这些经济体,政府在推动经济发展过程中都起到了巨大作用,只是他们没像中国有那么庞大的国有部门。中国的国有部门过去几千年都是有作用的,做基础设施建设,应付危机,平整经济,平衡市场。市场失败了政府就要去做的这些东西,所以中国不会放弃国企。
 
  关于国有企业,好多人从理论层面没认识到“做强做大”的意思。是不是所有空间让给国企就大?我的理解是,要分清楚哪些是关键领域。国企在这个领域要做大,并不是把所有其他领域都占领了。现在民营企业缺少空间,国有企业占的太多。
 
  东北为什么这几年发生那么大危机?国有企业占用的空间太大,说难听一点,变成占着茅坑不拉屎,但民营企业又进不去。国有企业要收缩,空间范围要小,但在所在领域做大做强。到地方执行层面,好像所有领域都被国有企业占领,民营又被排挤出去。
 
  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共同发展不是矛盾。国有企业要在应当做的领域做强做大,例如公共服务领域,像水、电,和其他关于民生领域。新加坡的HDB(Housing & Development Board 新加坡建屋发展局,负责新加坡的公租房建设,编者注)是国有企业掌控。中国是应当有国有企业做的地方不去做,不应当有的地方反而跟民营企业争,变得与民争利。现在这个问题变成矛盾体,还是没有理顺。
 
  西方只有市场的力量,没有政府的力量,中国以前的计划经济只有政府的力量,没有市场的力量。日本、亚洲四小龙是政府、市场的力量都做到极致,政府的主要作用就是向市场放手,消除阻碍市场发生作用的因素,让国家辅助市场发挥到极致,同时承担社会建设的责任。做得那么成功,既是经济奇迹,又是社会奇迹。十八届三中全会说得很好的,市场起主导性作用,政府起更好的作用。我们现在两个都没有做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