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主页 > 商城动态 >

亚洲问题要用亚洲方法来解决

发布时间:2019-05-02 来源:未知 编辑:hg0088
  您刚才谈到人口问题,很多专家认为,中国的人口结构将步日本的后尘,很难扭转老龄化的趋势。您认为中国应当采取什么措施?
 
  郑永年:这些可以向日本可学。傅高义先生《日本第一》里面就说,日本以前有一些优点,例如员工享受终身劳动雇佣制,女生还可以留在家里照顾小孩。日本后来针对对本国问题开始采用西方的方法诊断,从小泉首相开始,完全是学习西方新自由主义这一套。废除了终身雇佣制,让女生加入劳动力,现在反而生育率也下降了,老龄化更严重了。所以亚洲的问题还是要用亚洲的方法来解决。
 
  西方的这些东西,表面上看来很有道理,但是一碰到实际的问题是解决不了的,反而会使情况恶化。中国也是类似的,例如中国家庭表面上都在宣传家庭重要,连养老也是靠家庭,但是改革开放以后,我们所做的东西都在破坏家庭。户口制度也好,学籍制度也好,这些都是对家庭不利的东西。真要突出家庭重要性,就需要好好做一些对家庭有利的制度体系,但我们都没有。我们现在学的是太单纯了,只学了经济发展的东西。
 
  日本和亚洲四小龙不仅仅有经济奇迹,它的社会奇迹比经济奇迹更重要!你去看亚洲四小龙,对比欧洲,欧洲原始资本主义发展经过十八、十九世纪,二十世纪初,有很多大规模社会运动,很暴力的。日本亚洲四小龙有吗?没有。为什么没有?经济增长培养出来的大量中产阶级,避免了这样大规模的动荡,中国要学,不要只学人家的皮毛。
 
  有没有一些具体的建议?
 
  郑永年:具体建议就很多了,住房、医疗、养老,都是社会的责任嘛。教育系统,要一步一步去看。我们的干部这几年几万、几万地都去新加坡培训,他们没意识到需要改进什么吗?我们还是社会主义国家,我们的公共住房多少呢?现在各个地方政府说我们公共住房要达到20%,那还是目标呢,实际上连20%都没有,而新加坡80%的人都住在公共住房里面。还有教育,以前80年代从农村来考上北大,没有学费还可以读得起,现在的话即使考上北大也读不起了,这些都是具体的制度,一点都不抽象。要一项一项地去学习嘛,光学一个抽象的东西有什么用呢?
 
  原子智库:您说的这些政策,实际上都需要付出大量财力保障。
 
  郑永年:没学就是没学,财力保障不是重点,中国现在经济体已经那么大,又有多少用到这些方面上去了呢?香港一直被批评是房地产商治理下的经济体,但香港的公租房有40%、50%,比例远远大于中国大陆,更像社会主义。中国的改革老是缺少细节,大家都是说理论说得天花乱坠,一到实际就不会,现在中央强调知行合一,我们说得很高调,做的却很少。
相关文章